證券代碼:000607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職業教育擴招100萬,補齊產業升級短板?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3-06 星期三   華媒控股 ( 證券代碼:000607 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5日,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與職業教育相關的兩個數字,1000億和100萬,正在預言職業教育新的發展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財經雜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 | 財經雜志  袁建勝 王麗娜 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 | 朱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5日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提到與職業教育相關的兩個數字,1000億和100萬,正在預言職業教育新的發展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政府將從事業保險基金結余中拿出1000億元,用于1500萬人次以上的職工技能提升和轉崗轉業培訓”;“(高職院校)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供需錯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4日,國務院頒發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(下稱《方案》)開篇第一句便是:“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政府對職業教育新提出的政策、重視程度以及切實行動,是非常及時的。”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教授王星對《財經》雜志記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兩個數字也在印證新變化的重要性,24%和92%,根據2010年中國人口普查數據,勞動力人口中,受過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的占比只有24%,美國同期接近92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推動經濟發展的基礎層面,盡管勞動力人口受教育程度的整體提升需要過程,但職業教育在其中必然會起到加速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實情況則是,本應與市場與產業密切相連的職業教育發展多年來頗有“周折”,呈現出兩個主要的“錯位點”,供給不足、質量不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天剛從深圳回到天津,近期密集調研職業教育狀況的王星,對此有深切的感受:“一方面企業、特別是裝備制造業,對技術工人總量的需求非常之大,卻長期以來難以滿足需求;另一方面則是現有職業教育系統培養出的勞動者,技能與專業又難以快速與實際崗位對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供給長期不足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,產業升級還在制造新的“需求缺口”。“專家討論、政府推動,都想要產業升級,另外一個真問題是:產業向何處升級?”王星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產業升級有兩個基本方向,一是大規模標準化,通過技術創新將工藝流程標準化,實現組合式生產;二是大規模定制化,立足大數據,和企業柔性專業化實現智能靈活生產。“兩個方向都需要更多、技能水平也更高的工人。”王星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艱難爬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對職業教育長期跟蹤和研究的、北京大學中國財政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員田志磊,對《財經》記者介紹,目前職業教育成為經濟與社會發展的“短板”,有歷史和政策的雙重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計劃經濟時代,中國地方政府、行業、企業根據本地區、本部門的人才需求制定教育發展規劃,職業教育對居民有著很強的吸引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0年代中后期的兩個重要事件,徹底改變了居民在普通與職業兩大教育類型的選擇意愿,導致職業教育“滑坡”:一邊是國企改革、工人大規模下崗;另一邊是高校大規模擴招,“普高熱”出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家對于職業教育的政策支持力度有所下降,各種計劃經濟時期的就業優惠政策被陸續取消;原有以公辦或國企的職業學校為主的職業教育體系,也沒有能力根據市場經濟的需求快速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幾年之后,職業教育的缺失的負面后果——“技工荒”,讓中央政府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 2000年7月教育部門發出特急電報,放寬招生政策、吸引生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6年-2001年,16年間僅召開過3次全國職教工作大會,2003年-2005年4年又密集召開了3次,其中有兩次由時任國家總理出席,一次時任國務委員出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府通過擴大財政投入、拓寬升學通道等一系列手段干預下,職業教育辦學條和規模迅速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,國務院發布《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》,要求職業教育規劃與經濟社會發展、人力資源開發與技術進步,教育教學改革與產業升級密切關聯,該領域“產教融合”的發展戰略確立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央重視、政策傾斜,19年前落入谷底的“職業教育”艱難爬升,2012年中職教育甚至得到與義務教育相同的待遇——免費,但供給不足、質量不高的老問題卻沒有得到本質上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種態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人士對《財經》記者透露,2017年底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,主要領導對職業教育的評價是:投入多,效果不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年12月,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》指出:“受體制機制等多種因素影響,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產業需求側在結構、質量、水平上還不能完全適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期田志磊與研究團隊共同完成的《產教融合視角下的區域職業教育發展研究報告》中指出:原有職業教育相關的政策,在推動該領域發展的同時,也在引發地區間的巨大差異和“負面效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職業院校、特別是中等職業學校,在融入區域和產業的情況在過去數年間發生了重大變化——一部分地區職業院校融入程度在加深,另一部分地區融入程度則出現了劇烈下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東部經濟較為發達地區,中等職業教育與區域經濟的相關性在下降,中部地區則在提升。”田志磊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溫州和臺州為例,2010年以前,即使經歷過國企下崗潮和大學擴招,市場經濟發育良好的溫臺地區,中職教育入學率一直保持在40%的水平,沒有明顯下滑的態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中職教育資助、逐步免費政策不斷升級,2010年-2013年,溫臺地區中職學校入學率卻突然“滑坡”,降幅則高達35%,遠超浙江全省平均水平的21%,超過半數的民辦中職學校退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片“藏富于民”、“小政府、大市場”的區域,政府并沒有足夠的財政資金用于中職學生的資助,非當地戶籍人口和民辦中職學校,首當其沖地被屏蔽在優惠政策之外,直接導致了當地職業教育供給的整體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廣東中山等沿海地區,但在中部卻有不同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中央投入較大,地方財政負擔較小,政策在中部地區的農業縣“成效顯著”,地方政府舉辦中職教育的積極性高,也并不關心畢業生流向何處,卻聚焦于學前教育、財會、計算機等容易舉辦的普適性專業,對高技能、企業高偏好專業的興趣和能力都不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中部與東部在中職教育領域有截然相反的境況,在居民“高學歷”意愿的助力下,結果仍呈現出一處:中職教育逐步衰弱,高職教育穩步發展,職業教育內部出現不平衡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志磊與研究團隊在訪談大量企業后發現,中職與高職之間的差異,并非來自產業升級對技能人才需求提升的要求,更是政策產生的后果。不同企業對技術工人有不同的要求,企業關注的式技能與薪資之間的優化,而不是學歷的高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還有一個更為深層次的結果,政策還導致了政府、學校與企業三方關系的改變,學校與政府之間的關系越來愈密切,與企業卻在疏離,這實際上背離了政策制定的初衷。”田志磊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方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克強總理在3月5日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指出:“支持企業和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”。前述《方案》則將此作為“激發職業教育辦學活力”的首要舉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星認為,依靠市場是發展職業教育的正確方向,這包括三個層面:首先是鼓勵民辦職業教育,實際上,目前職業教育中也存在公辦學校“招生難“,和藍翔技校等民辦學校火爆并存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是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培養人才:“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差異,在于突出技能與專業的培養,根據企業實際需求培養人才,也是職業教育的基本特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是通過深化改革,賦予公辦學校法人地位和自主辦學的空間,激發校長的“企業家精神”,根據市場快速調整人才培養模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“市場化導向”,職業教育改革另一個重要方向是重塑職業學校評價體系,以及政府、學校、企業的三方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志磊認為,在政策調整層面,重塑職業學校的評價體系,并建立相應的撥款機制,有利于促進職業教育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他在蘇州、沈陽看到的、令人振奮的“綠洲式”職業教育發展新模式:德資企業聚集德蘇州太倉、沈陽中德園,借助企業較高的培訓意愿、良好技能人才培養經驗以及地方政府影響力,職業教育形成“技能生成生態”,很好的滿足了當地產業集群的中高技能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志磊說:“嘗試在職業學校評價中更多的引入包括行業企業在內的第三方評價,將真正融入區域產業發展的職業學校與升學型職業學校區分開來,加大前者的經費支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擴招100萬固然讓人興奮,與之相關的是可能超出了職業教育本身的一個重要問題,即如何吸引更多的高素質適齡居民選擇職業教育。因此,這是一個系統工程,涉及到國家技能形成體系的改革,這是職業教育擴招政策能否取得預期效果的重要制度基礎。”王星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財經雜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《財經》雜志   編輯:劉賽男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浙江華媒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地址:杭州市體育場路218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律顧問:浙江六和律師事務所 朱亞元 陳其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ICP備15043943號-1浙公網安備 33010302001509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时彩好平台